东鹏金意陶蒙娜丽莎等企业畅谈中国陶业未来

发布时间:2020-06-03 09:34:46 编辑:景东县万鼎陶瓷制品有限公司
东鹏金意陶蒙娜丽莎等企业畅谈中国陶业未来

中陶家居网讯 大变局下的中国陶企何去何从?意大利时间9月25日,在博洛尼亚举办了“CTW璀璨之夜”,东鹏、鹰牌、金意陶、蒙娜丽莎、诺贝尔、新明珠、博德、冠军、金丝玉玛、ICC、意大利罗马尼、冠军、欧文莱、BOBO、宝罗拉等品牌共同畅想“大变局下的中国建陶大业”。

佛山陶瓷行业协会秘书长、华南理工大学教授尹虹:

在2008年金融危机这个过程当中,我们的陶瓷产量都没下,而是一路在飙升,现在是到了一个头的时候。就像人的年龄,不可能永远往上走,你可能突破一百岁,但是也是有止境的。其实我们的陶瓷发展按照现在也是有止境,特别是现在房地产已经在各种限购打压情况下,还有更重要的就是整个零售终端的营销的也在变化,所以很多陶企也面临着困境。

我认为进口瓷砖在中国现在是高歌猛进,其实它还没有完全找到进入中国的模式,将来这个比例还会增长。这三年来到佛山来,每次团里面都有人要我帮他去找品牌去谈经销,他们很多人回去做得并不成功,但是他们还在做。

但是话又说回来,不是所有的东西都是悲观的。在座的大企业,蒙娜丽莎在藤县有1800亩的地,欧神诺是800亩的地,这种新增的往上走的企业,在重庆还有惠达和马可波罗,包括在座的金意陶,还有佛山的叫日丰。这种跟我刚刚说的那种悲观的局面好像不一样。我觉得在这个时候扩张一个方面,是因为房地产的集中度使得瓷砖品牌集中度越来越大。

我在十年前就跟很多做品牌或者做企业的人在争论一个问题:就是我们这个行业会不会形成寡头,真正的十年到目前为止,我认为我是赢了,但是实际上还没有最后。

广东金意陶陶瓷有限公司董事长何乾:

每年到意大利观展有一种什么的感觉呢?就像我们上一个培训课一样,那个氛围感觉到我们热血沸腾,要改变大势,要把品质要干好,要干最先进的东西。等我们回到国内以后又回归到现实。

我们在意大利看到,萨特米和西斯特姆工业4.0的体系应该是非常完善的,它可以连接我们整个生产的生态,各个板块都可以进行平台化进行管理。我们未来企业竞争,如果是说在工业4.0之下,我们一方面要投入,要学会成本管理,把我们所有的产品所有的工艺都变成数据,然后通过平台进行数字化管理,那么对未来的成本的管理,以及整个企业的财务管理会有很大的作用,我们这种企业必须要往工业4.0创业去发展。

在未来的5-8年,我说整个行业无论从装备水平、产品、环境、智能会完成一个真正的磨合混沌期。在我们没有上市之前,还是小心为妙,这个行业的变化我们说不清楚,只能先做好我们自己,为了安全为了稳健,活着比什么都好。

当然,环境对所有的企业都一样,但是人口基数和消费基数摆在这里,我觉得这一点是不会改变的,看哪个企业可以迎合这种变化,快速地去适应市场的变化,还有快速成长的可能。

东鹏控股总裁龚志云:

我认为中国建陶已经到了一个拐点,以前可能是一个增量市场,大家反正都有饭吃,未来这个市场,我认为是一个存量市场,也就是你死我活的竞争。以后每个月打掉2、3家企业可能是常态,所以大家要有心理准备。当然,一些小而美的企业也能够得到快速的发展。

精装房的推进,消费者的需求在变化,整个市场的营销肯定要跟着变了。所以经销商也好,厂家都好,应该适应这种变化,所以我们在今年专门针对工装市场成立了一个事业部,把原有的传统渠道切分出来,要把原来工装市场的游击队变成正规军或许才能打赢未来的战争。

对这个行业和整个经济走向,企业比较迷茫可能是当下的一个现状。去年我在博洛尼亚说,建陶行业是一个时尚行业,时尚行业要求你具备创新的能力。我们每年几千人到博洛尼亚来,其实我们看的是什么?看的是软实力,设计方面就是最重要的一方面,而我们国内的企业为何在设计研发方面投入远远不如意大利?为什么意大利就能把瓷砖卖到全世界?我们不妨静下心来,思考这些背后的因素,我认为20年以后,有可能让全球的陶瓷人到中国去看陶瓷展,这是我们的一个梦想。但如果我们不能转变这种观念,20年以后还要到意大利来看陶瓷展。

蒙娜丽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张旗康:

中国作为一个陶瓷大国,我们为什么要到一个产能规模并不是很大的、大概在5亿㎡左右的意大利来朝圣?我们在朝圣什么?

我们每次来看,从空间、环境的营造,细到每一片瓷砖,反过来也给了我个人的启示。为什么欧美国家的陶瓷会做得比中国的陶瓷更有高度、更精致?比如我们经常谈到的一石多面,别人真正往体系化来思考,一个图案从深到浅,从暖到冷,他能做到体系化的思维。而我们可能用了一个简单的生产思维就来解决了所谓大理石瓷砖、木板瓷砖、仿古瓷砖。

意大利产能规模不大,但它为什么能打造博洛尼亚陶瓷展?这不是一年两年沉淀下来的,是数十年沉淀下来的一个结果。作为中国陶瓷人我们不要着急,不要说取而代之,该来还是要来,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我有一个感触,意大利的陶瓷之所以做得这么好,有一点非常重要,就是他们的产业链配套非常完善和强大,萨克米、西斯特姆、西蒂贝恩特等装备企业,他们站在世界的高度,他们的创新力走在世界前列。一些配套的设计公司、色釉料公司也是值得我们中国人去学习。

过去大家都知道,我们的劳动力成本很低,环保不是很严,还有各种要素支撑了过去三四十年的发展。但是,现阶段还可能吗?所以不论上市与否,我们可操作的空间已经不是很大了,所以来到意大利学习什么呢?我认为不能够再学产能规模,而是学意大利的精致、学意大利人的执着,如何把陶瓷不论是品质还是表面的花色,用陶瓷的美学融入到生活空间,能够吸引消费者的眼球。

各种要素已经压迫我们不得不站在更高的高度,回过头来看中国建筑陶瓷的发展。那么未来在哪里?来到博洛尼亚,我相信,很多人跟我一样都能找到答案,就是高品质的追求。这是未来中国陶瓷发展的必然之路,没有第二条路可以选择。

鹰牌的副总裁陈贤伟:

我们参展博洛尼亚21年,前面17年左右,有一种苦不堪言的心态历程,当别人在羡慕我们能够在意大利国际至高舞台上去展示自己实力的时候,其实我们在这里是受尽了冷漠。

我们与一些国外企业很深的商业和技术交流并不受到欢迎,协会各方面对我们很友好,但是意大利企业对中国的防卫心理非常强,这是非常明显的。真正发生改变的是在4年前,那个时候我们感觉开始友好了,对中国开放,跟我们谈技术合作,甚至有一些企业发展的不好问我们有没有兴趣并购。

这些改变是基于什么呢?说鹰牌做得很好吗?中国陶瓷行业做的很好吗?可能是要素之一,更重要的是中国国力强盛了,人家给你的一定的尊重。

博洛尼亚展现在很多空余的展馆不给中国企业去参展,宁愿空着,其实在某种程度上他把握一个尺度,中国企业只是局部的认可,并没有完全认可。还有反倾销。

严格来讲,中国陶企现在国际市场上其实很尴尬,这次美国贸易战之后,大家在欧美市场几乎忽略不计了。原来我们很倚重的亚洲市场,利润还不错,现在由于低端市场印度厂商的崛起,高端市场意大利重新复活,好像高低都没有我们什么机会,虽然国际市场做的还不错,但是危机感很重。

金狮王高级工艺美术师姚奇桓:

这次来博洛尼亚看产品,差别在哪里呢?他们是材料跟工艺还有文化的一种叠加,而且从应用的角度去开发它的产品。我们原来做产品就看他的花色,没有从根本上,从应用的角度上来研发我们的产品,我们与意大利的差距基本上在这个层面。

说实话,其实我们有的一线产品也做得都不错,单独的拿一两个产品来比的话差距不是很大,但是整体来说,人家的设计理念与应用理念,生产理念、材料运用理念、设备更新的一种理念,从这几个方面去考虑问题呢,中国的陶瓷与意大利陶瓷差距还是很大的。

欧文莱市场总监梁雪青:

意大利人做事都好慢,“慢”的坏处就是,他效率不高,所以没办法做一些很批量化的东西,但是“慢”也有一个好处,就是他很用心去反驳他的产品。同样的东西、同样的设计,就算中国人买回去了,也不一定能做到某些同样的样子,因为你只是在截取中间设计的一个环节,但是对于产品生产涉及到对内容的理解,对工艺,怎么去铺排,然后再怎么实现生产,这是一个很反复、反驳的过程,所以才有意大利这个品质化的东西出现。

今年在看产品的过程中,我会觉得,意大利本身有进步的地方,其一题材方面,意大利在做什么产品,以前他们做水磨石、水泥砖,经过两年很多企业都很均衡,石材、木纹、水泥等等都有,他们其实也看到这个讯号,就是现在已经不是一个要颠覆的时代,不是一件软产品就可以颠覆的时代,而是一个微创新的时代,这会让我们更多地去关注到最微小、细小的东西。

广东陶瓷协会会长陈环:

以前我们讲国际化,更多的是讲出口,后来,也就是四五年前我们跟意大利、西班牙这些色釉料企业有了合作的开始,到了今天,我们讲这个国际化的内容应该说,已经越来越丰富了,我们是有进又有出,意大利产品进口到中国市场,我们很多企业还到印度去,贴这些大板,

中国陶瓷企业参加意大利博洛尼亚展,受到非常不公平的对待,给中国陶企的展位要么是展位是小的,要么就是偏角落,有空位也不给中国陶企,如果空位不给我们中国给意大利我们也没有意见,但是他给印度,给东南亚,唯一不给的是中国,所以这些肯定是不公平的。所以,中国陶企在国际化中,可能有很多我们需要去面对、克服的问题。

博洛尼亚展既是一个商业集团,意大利也是非常抱团的。他这个所谓不给我们中国的企业进来,不但是商业职权的考虑,也是他们企业、行业的考虑。所以这里边很多既有观念需要改变,也有可能要通过我们加强这种合作来改变。我们中国陶企如果想发展得更好,特别是想我们面对的环境更加公平一些,我们中国企业也要团结,也要抱团。单独一个企业想做什么事情,我认为是很难很难的。

嘉宾分享完后,李新良总结说:

无论中国时局怎么变化,中美贸易战怎么打,刚才我们几位嘉宾分享了,中国毕竟还有这么大的市场,中国的改革开放,无论现在怎么样的状况,国进民退也好,我相信,特别是在广东这个地方,市场化是不可逆转的,也会越来越开放,只是说可能现在有很多(不利的)信息传递给我们。当然,在现在这个环境下,肯定是要先“生存”,只要能够活下来就有很大的机会。我把自己的感受写了篇文章,《危局下,中国陶企何处何从?》。“恐惧的本身就恐惧”,只要我们能够相信自己,那我们一定能看到未来。所以我们只要不再感到恐惧,不再感到焦虑,我们只要相信自己,时局怎么变化,我们都能够活下来,未来的路,我相信我们一定是很清楚的。

当天出席晚宴的还有来自米兰的知名设计大咖。其中来自Lombardini22(米兰三大设计集团之一)的设计师 Giuseppe Varsavia特别分享了他对中国陶瓷的看法。他说:

Giuseppe Varsavia:

我今天一直被问道,我们要怎么样互相协作,在中国和意大利之间产生一个沟通的桥梁。

今年的3月,我去北京参加了北京建筑装饰协会的一个会议,他们向我展示并解释了很多新的建筑材料,其中包含了很多的中国元素在其中。会议结束之后和我的同事们一直在讨论的事情,就是怎么把中国的文化带到欧洲的市场,这也是我觉得中国陶瓷商人未来应该去加以改进的地方,就是把中国的传统元素、装饰材料带入到欧洲市场。

我的观点就是中国的陶瓷厂商应该把更多的关注点放在中国特色文化元素上,也就是将中国的产品与世界的,特别是欧洲的产品去分开,专注于研究中国特色的产品方面。

其实我们特别感兴趣的就是中国传统文化,我们希望你们能到欧洲来教给我们,以及到欧洲来带给我们,给我们一种新的感官体验。我们已经看到了非常多的欧洲产品,所以我们对这些欧洲材料已经是非常的了解了,但是我们对中国产品却一无所知,了解不多。所以我认为应该在这方面加强合作。

我觉得中国的厂商可以在欧洲这边设置一些生产线,以便于与欧洲市场这边有更好的交流,这样做的好处也是与欧洲市场交流之后,可以更好地区分哪些产品是供应给欧洲市场的,哪些产品是供应给亚洲市场的。

他提及“参观中国陶瓷展位的美好一天“,是陶城君组织的”2018博洛尼亚展明星品牌发现之旅”,重点走访了诺贝尔、博德、东鹏、鹰牌集团&鹰牌2086等参展品牌。

诺贝尔

意大利设计师参观诺贝尔展位时表示,诺贝尔展示的木化石系列产品,他们在意大利没有见过,特别喜欢木化石的渐变效果,非常自然。

诺贝尔研发副总裁钟树铭介绍说,在中国的建筑里面,木纹跟石头是非常重要的材料,而今木化石把这两者都结合到一起。诺贝尔木化石系列瓷砖的研发历经3年,做了很多”hard work”才研发成功。为了研发这个产品,诺贝尔采购了很多石材,切割了很多次才找到了可以用于建筑上的纹理设计。目前,木化石系列共有8款单砖纹理。

诺贝尔营销副总裁周国跃表示,诺贝尔是第三年参加博洛尼亚展,非常欢迎米兰设计大咖过来参观。作为高端品牌,诺贝尔也希望和意大利设计师加强合作,更好走向国际市场。

博德

博德国际营销总经理魏继国介绍说,博德产品出口全球,今年重点展示了大规格产品。设计师评价认为,博德的产品符合欧洲市场的审美,他们对产品的花色和质感都比较喜欢。

东鹏

在参观东鹏展位时,不少设计师对东鹏的洞石产品表示感兴趣。龚志云说,“设计师做一些设计,我们把它变成一种产品”,东鹏与很多亚洲的设计师有合作,希望在欧洲也与设计师多多合作。

鹰牌

陈贤伟热情接待了设计师一行,他说,鹰牌成立于1974年,到现在有44年历史了;1998年开始参加博洛尼亚展,到现在21年了。他重点介绍了颗粒仿石砖以及超白砖。

鹰牌2086展示的水墨京砖引起了设计师的关注。据介绍,这款产品曾获2017中国意大利陶瓷设计大赛金奖。

更多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