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特价砖市场调查:登“贼船”喝酒唱歌 特价砖将是鱼吃鱼的江湖

发布时间:2020-05-21 20:56:58 编辑:景东县万鼎陶瓷制品有限公司
佛山特价砖市场调查:登“贼船”喝酒唱歌 特价砖将是鱼吃鱼的江湖

多集中于2013年至2016年上半年注册成立的特价砖商家,在近四年来经历了近乎野蛮生长,并逐渐发展成一个新的生态系统。由“冲款砖”而登上特价砖贼船的贴牌商和上游材料商也站队其中,喝酒唱歌;发展较早的老牌特价砖商家们则以走量百万箱、年销上亿元,成为让生产厂商都嫉妒的一方大佬。彼时,特价砖“以次充好”的行业乱象也逐渐地达到了顶峰。

2月17日,在佛山特价砖领域素有盛名的陶南路,整条街的店名和广告牌上已经看不到“特价”二字,所有的店名大多改成了“XX瓷砖批发”、“XX陶名瓷汇”、“XX陶瓷名品汇”、“XX陶瓷总汇”、“XX名牌砖”。但是,仍然能从一块广告牌上看到过去遗留下来的痕迹,“爱陶堡XX砖”,中间的“特价”二字已被黑色墨水涂黑。

多人分吃蛋糕的情况下,特价砖市场也正逐渐迈入“大鱼吃小鱼”的江湖。

“好时光”:

行业巨头已形成

目前依然火爆的特价砖市场,在近四年时间里达到鼎盛。特价砖商家们大多在这段时间有过一段好时光,迅速地完成了资本和客户资源的累积。

轻品牌、重渠道的特价砖市场吸引了一批在陶瓷销售和采购方面广有渠道的年轻创业者加入。他们或几个人合伙,东拼西凑拿出十几二十万元在华夏陶瓷城陶南路一带、意美家卫浴陶瓷世界、沙岗陶瓷批发市场以及周边的陶瓷市场,租一个门店,快速走量,从中赚取利润。

兴大陆是进入特价砖市场的第一批商家之一,其创始人刘然(化名)是浙江台州人,早年在部队当过兵,并从事了4年消防工作后辞职下海,在意美家开了一家特价砖专营店。

刚开始,因为资金少,刘然每次只能从陶瓷厂拿几百箱瓷砖出来售卖,当有了一些积蓄后,2005年末,刘然注册了佛山市兴大陆陶瓷有限公司,以公司化模式运营特价砖,发展到现在,兴大陆已有展厅面积近1000㎡米。

与兴大陆实力相当的还有宇轩,也是最早一批进入特价砖行业的大户,据业内一名知情人士透露,宇轩曾经对业内打出口号说“就算是500万箱也能全盘接收。”这位知情人士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箱4片,500万箱加起来是2000万片,按4元/片计算,总价都到8000万元。”不过,这样的说法,陶城报记者未能得到宇轩的负责人证实。

宇轩在置业陶瓷批发市场和华夏陶瓷城陶南路各拥有一家瓷砖批发领航馆,以超市的模式运营,其店内展示的品种丰富,品类齐全,从全抛釉、超平釉、糖果釉、通体大理石、精工玉石、微晶石、超晶石、高晶石、仿古砖、木纹砖、抛光砖、柔光砖、陶瓷薄板、瓷片等应有尽有,规格多为800×800(mm)、600×600(mm)、600×1200(mm)。

除此之外,千汇陶也被业内列入特价砖大户名单中。据了解,千汇陶成立于2013年4月,第一家店位于意美家。2016年,千汇陶在华夏陶瓷城陶南路开了第二家分店,根据其店内墙上的公司简介来看,千汇陶意指汇集万千家名厂品牌的优质特价砖。一名业内人士透露,千汇陶的运营模式与兴大陆有异曲同工之处,同时又有其独到的地方,尽管千汇陶成立的时间不长,但是其老板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经在业内卖特价砖,并积累了一定的客户资源和行业经验。

“刚开始时,做特价砖的人少,市场好,谁都可以做,只要有钱就可以炒单。”刘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这样表示,但随后几年,沙岗市场的湖南人一条街、华夏陶瓷城陶南路特价砖一条街像一阵风一样兴盛起来,越来越多的人涌入特价砖行业,有些人赚到钱后,就带上自己的亲戚、朋友、老乡一起干。胡洋(化名)就是其中的一员,他是肇庆人,几年前在老家经营餐饮业,后因经营不善关门了,两三年前他跟朋友合伙在沙岗市场租了一间40平米左右的店面,摆上样板,开始卖特价砖。

看到这些去卖特价砖的商户都赚到了,在沙岗市场做了十几年搬运工的王强也动了当老板的念头,2012年前后,王强在置业陶瓷批发市场盘下一个店面,两夫妻一起卖特价砖,而且都是大品牌,XX鹏、XX珠、XX罗、XX华等七八个品牌,赚到钱后,他又把旁边的店面盘下,两个店面一打通,左边展示区,右边仓库。生意好起来后,他把女儿、女婿也拉进来一起照看生意。

“贼船”;

几千万拿不回来,只能帮厂家卖砖了

早期有些人因渠道便利主动跻身特价砖市场,但也有一些人是迫于无奈,拿着“冲款砖”跨界进入了特价砖行业。他们既有贴牌商,也有一些上游原料、材料供应商。

来自肇庆的李祥,早在十几年前就在终端市场卖瓷砖,并在石湾沙岗、置地一带的陶瓷市场开门店,租仓库,店的面积小到两三百㎡,大到五六百㎡。在赚到人生的第一桶金后,李祥发现帮别人卖砖,不如卖自己的砖,后来,他注册了自己的品牌,再找厂家贴牌生产,批发给终端经销商。

有一次,李祥像往常一样将瓷砖样板拿到工厂下单排产,并按照双方的约定,先向厂家转入一百多万元定金,接着召集五名业务员连续半年走终端市场开拓业务,并给终端每个意向合作客户免费派发样板。当所有的营销、宣传工作都做得差不多时,厂家却生产不出砖来,而且随时面临停产、倒闭的厄运。“我们开发客户的费用打水漂了,定金又拿不回来,那个老板又欠了很多钱,我一点办法也没有,总不能去杀了他!”

定金拿不回来,李祥找到该陶瓷厂老板商量出路,最后,陶瓷厂愿意用瓷砖来抵扣李祥预付的定金。依靠着自有的销售渠道,卖了这批特价砖后,李祥发现,特价砖市场其实非常大,有需求的人占大多数,包括三四线城市、县城以及农村市场,甚至一些二线城市也是买便宜砖的人多。

看到周围的人卖特价砖都赚到钱了,李祥索性在2016年1月注册了佛山市XX建材有限公司,并在华夏陶瓷城陶南路租了一间门店,取名为“XX陶瓷名品汇”,简单装修后,摆上样板,开始正儿八经地卖起了特价砖,他的客户大多是广东省内及周边省份的陶瓷批发商和经销商。

货款拿不回来,不得以去卖冲款砖,不只是李祥,还有一些陶瓷原料供应商。河源人张正,从事陶瓷色釉料销售已达20余年。近几年,陶瓷行业不景气,陶瓷厂经营状况不佳,他也受到牵连。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拉长了语调说,“太多的钱收不回来了,几千万元啊,现在没办法了,只能帮厂家卖砖了。”

于是,2016年10月,他在青柯陶瓷市场开了一家门店,打出广告“长期收购、销售各类特价砖”,除了销售冲款砖外,他还承包了自己长期供货的陶瓷厂——业内某名牌陶瓷的一级品,产品主要为通体大理石、全抛釉以及仿古砖类的产品,规格多为800×800(mm)、600×600(mm),以及XX濠800×800(mm)的抛光砖。

自开业以来,张正接到最大的一个订单是长沙某超市工程用砖,该超市有三层,每层有4000多㎡,张正一次性卖了6000多箱一级品的通体大理石瓷砖。订单从张正的店里开出,货直接从厂家仓库提,用10多米的车装运,共发了5车货。当时,张正开给客户的价格是24元/片,客户还开心地跟他说“你帮我省了很多钱。”除了工程单外,张正还接了浙江义乌浦江一套别墅装修用砖,房主同样买了XX盛的一级品通体大理石瓷砖。“像这种通体大理石瓷砖是非常畅销的,曾经一段时间卖断货,这些产品在中国陶瓷城有厂家的展厅,花色一模一样,只是等级不同。”无奈中登上“贼船”的张正也没想到自己的特价砖做得那么火爆。他说,一些款式好,花色好的低价抵款砖非常抢手,只要有货放出来,在网上一发布,马上就有客户问着要,有多少要多少,而且是马上下单、打款、发货,成交速度非常快。

货源:

火爆的一级品,“拉人入伙”的冲款砖

蛋糕没有变大,分蛋糕的人却多了。作为一种比市场价格要低很多的瓷砖产品,为了能分到更多蛋糕,各大特价砖商家开始在除了继续主打“低价”的招牌优势,也开始逐渐调整经营策略,稳定特价砖的进货渠道,寻求“低价”、“稳质”的高性价比产品,走规模化、规范化的发展之路。

一般来说,“特价砖”的来源可分为五类。第一类,陶瓷企业用来抵扣拖欠供应商货款的冲款砖。这一类特价砖产生的原因主要是,厂家的资金链出现问题,一时之间无法偿还拖欠供应商的货,厂家拿砖来抵扣材料款。对于供应商来说,冲款砖的利润不仅仅包含瓷砖成品本身的利润,同时相比于陶瓷企业,还有供应环节的材料利润。为了尽快变现,供应商往往愿意挤压双份利润,从而以比陶瓷厂更低的价格尽快脱手。比如说,一款通体大理石,陶企的出厂价为20元/片,供应商能再降价7-8元/片,以更低的价格出售,快速将产品换成现金,及时回笼资金,原料供应商张正认为,这才是特价砖产生的缘由。

第二类,积压的库存。近年来,外界对于特价砖的质量存在质疑,多数人认为特价砖就是质量很差的砖,真的如此吗?按照刘然的说法,特价砖不等于质量很差,特价砖里也有很多大型陶瓷品牌企业处理的优等品。其质量与厂家原有的质量标准是一模一样的,多为淘汰过时的花色,堆放仓库里、几乎卖不出去的被陶企处理掉。但这种产品相对较少,只占特价砖总量的20%左右。此外,品牌陶企同一生产批次里正常在售的优等品中,偶尔也会剩下5-10%的产品做特价处理,其处理价比成本还要便宜。但这类产品数量有限,一般只有几十箱到几百箱,卖完就没有了。

还有一种是厂家产销不平衡导致爆仓,急需处理的库存。这一类产品主要为滞销品。即使滞销,厂家也会坚守自己的底线,而不会通过降低经销价从自有的经销商渠道来处理这些库存。其次,厂家的经销商渠道多以走品牌价值为主,非走量为主。这时,通过特价砖渠道可以一次性清完所有库存。

第三类,厂家倒闭、法院拍卖的库存产品。根据人民法院资产诉讼网的资料显示,一般被拍卖的产品价格为正常出厂价的六至七折。

第四类,承包大型陶瓷厂的一级品。在特价砖的种类中,大型陶瓷厂、知名品牌陶瓷的一级品是众多特价砖商家争相收购的主力产品,这一类产品在特价砖产品中占比达70-80%。陶胜华说,大品牌的一级品几乎不会卖给经销商,而是承包给外部的特价砖商家;其次,这些一级品的质量相对稳定,用肉眼几乎看不出什么问题,价格又非常低,对特价砖商家来说有盈利的空间。

第五类,厂家处理的合格品。在陶胜华看来,合格品的质量非常差,价格也非常便宜,基本不值钱,一车合格品的价格有时跟运费差不多,甚至运费还比瓷砖贵。由于质量没保障,问题多多,许多特价砖商家都不愿意收购这类产品。一位在清远某陶瓷厂的仓库主管胡魁(化名)透露,这些合格品大多被销往到中东、中亚一些较穷的国家。

陷阱:

被骗300多万只能躲起来哭

在整个特价砖市场,开发出优质的货源是赚取丰厚利润的关键。一旦失手,给特价砖商家造成的影响就是亏损。

“有些厂的产品质量会差一点,但当时你只是想应该没什么太大问题,一堆货全部收完,再拿回来卖时发现,质量并没有当初想象得好,质量差了,价格就会跌得很离谱,有时候像这种看走眼的货也时有发生。”陶胜华表示,既然已经跟厂家做出了承诺了,即使亏本也要兑现承诺,一般会照价处理,整单结案后,即使不赚钱,那些投进去的营销费用、仓库租金、员工工资都是亏损的,有时候一单生意亏损10万、8万的也有。陶胜华评价说,总体情况是,兴大陆在质量和风险把控方面做得比较到位,“毕竟我们做了十几年了,哪家陶瓷厂产品质量好与坏,心里都有一杆秤。”

后来者李祥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他吐槽说,近几年,特价砖行业套路深,里面有甜头,其实,更多的是圈套和陷阱,有一次,他们的公司就中圈套了。

事情是这样的。一个广西灵山的老板在瓷海国际租了一个展厅,然后对外界宣称自己有XX品牌的瓷砖,按照行价,这个品牌的瓷砖,无论是谁,要多少货,最低出厂价都要15元/片,但这个老板只卖10元/片,非要有诱惑力的价格吸引很多特价砖商家争相抢购。但按照行内规矩是,谁先预付定金,这批货就是谁的了。按照双方约定,李祥将款转入对方账户,在正常出了一两车货后,这个老板立马又告诉他们,仓库里还有一批货,价格更便宜,如果想要拿下这批货,先预付100万元定金。由于有了一次合作,李祥判断这单生意是安全的,然后再往对方账户上打入100万元定金。钱打进去了,货出不了,老板跑路了,钱又追不回来。

这就是李祥口中的连环套,以低价诱惑人上当受骗。他说,这个老板不只是骗了他们公司,还有好几个同行被骗,当时,这一起案件涉案金额达到五六百万元。在李祥的记忆中,他们公司曾遭遇过大大小小七八次这样的骗局,而且每一次行骗者使用的手段和方式都不一样。也是在那一年,李祥的公司亏损了300多万元,他心酸地说,“我们一毛一毛赚回来的钱,就这样被别人骗走了,只能自己躲起来哭。”

接着,李祥又讲述了另外两种受骗的情况。一种是,厂家放出消息说有货要处理,对方也提供了详细的库存报表和清单,为了防止上当,李祥和他们的团队去工厂仓库看了砖,确实是有货,他们踏踏实实地将定金转入了对方账户,等到他们去工厂拉货时才发现,这批货早在他之前已经被卖过几次了。

另一起是,清远的一个工厂快要倒闭了,也放出消息说有一批货要处理,但要先付定金。为了以防万一,前一天去工厂考察,还是一片繁荣的景象,第二天再去时,办公室已经没人了,看到的是工人和供应商讨薪,打打闹闹的场景,所有的库存都被法院查封,钱付了,货拉不出来。

以前,李祥公司开发特价砖货源的主要对象是那些“有病”的陶瓷厂,也就是那些极度缺钱的工厂,他们也会经常去打听哪家工厂是否“有病”了,工资发不出来了,电费交不起了。在李祥看来,厂家要继续运作起来,这些钱是必须要解决的,而解决的办法就是低价处理库存,李祥往往会抓住这样的机会,先把手上的资金转给厂家“治病”,再将这批货转手卖了,赚取中间差价。

如今,李祥选择与一些厂家建立长期合作的关系,并承包了一些厂家的一级品。对于这些“问题”工厂的货源,他也不敢随意去触及了,也减少了这一渠道的货源,主要原因是对这些货源的不信任,他表示,在业内,70%的陶瓷厂是没有钱的,有些陶瓷厂逼急了还去找民间借贷,如果自己拿钱帮工厂支付了工人工资,工厂又出不了货,钱又拿不回来,结果是把自己也整死了。

经过几次被套后,李祥公司出现了严重的亏损,尽管他们有了一些固定的货源,但是他也感到市场没那么好做了,“一块蛋糕,以前是10个人吃,现在有100个人来分食。”他表示,现在很多特价砖商家处境艰难,日子快过不下去了。

洗牌:

“今年死翘翘”VS“一年比一年好”

多数商家反映,现在特价砖的行情一天不如一天。胡洋说,2016年上半年特价砖市场还是很火的,人流量较多,看砖的人也多,下半年开始,人流量至少减少一半以上,订单也减少了很多,从2016年11月份开始,胡洋基本上给自己放假了。

“像今年这种状况,我感觉特价砖市场有点死翘翘。”李祥笑了笑说,去年因为环保问题,很多陶瓷厂提前停窑了,很多商家都无货可卖,“假使陶瓷厂拖到七八月份才点火,到时陶瓷厂不死,我们就已经死了。”

同样的市场,“大佬”兴大陆却显得从容一些,陶胜华告诉记者,从兴大陆的总体情况来看,是一年比一年好。

不过,有业内人士却表示,特价砖市场无法长久。首先,特价砖依附于厂家而生存,主动权在厂家手里,厂家生产什么就卖什么,没有自身的核心竞争力,唯一的优势是价格低可以走量。其次,特价砖市场没有规范化,多数商家打着XX名牌陶瓷的旗号卖砖,一些商家更换外包装,以次充好,触犯了厂家的禁忌,受到厂家封杀。据知情人士透露,2016年的某一天,佛山市工商局监管部门曾突击检查华夏陶瓷城陶南路特价砖一条街,并要求所有商户撤掉“特价”砖的宣传字样,官方给出的理由是,根据2015年最新广告法,“特价”二字是不允许出现在店名或者是广告牌上,违者将予以行政罚款。

该知情人士认为,政府的这一次行动更大的可能是,陶瓷行业的老大们联合相关部门对特价砖进行打压。究其原因,一方面,与正常渠道的出货相比,特价砖以走量来平衡自己的利润,有时候,一个订单的数量让陶瓷企业足以感到恐惧,一些陶企担心特价砖以低价冲击他们的正常渠道,降低了他们的品牌价值,想办法压制特价砖的发展。

也有特价砖老板认为,未来的特价砖市场并将由行业内的“大佬”逐渐垄断整个市场。一是,这些“大佬”拥有雄厚的资金;二是,业内的“大佬”们基本入行有十几年了,积累着大量的厂家和终端资源,而这些都是后来者和小商户所不能企及的。

“他们除了一些工程项目、压仓、家装、出口外,我们有时候缺货了都得找他们拿货去”。这位老板不无感慨地说:“陶瓷行业在不断做大做强,特价砖市场以后肯定也是大鱼吃小鱼。”

更多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