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狂欢与周年纪念

发布时间:2020-04-14 01:35:12 编辑:景东县万鼎陶瓷制品有限公司
娱乐狂欢与周年纪念

  反观近期的新闻和评论,有一件事引起我的特别注意,那就是大家所熟知的《实话实说》节目停播。

  一个电视台的栏目创设或终止,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爱咋咋的,有啥可说的呢。但连续一段时间来的评论还真不少:“《实话实说》谢幕的遗憾与必然”,“《实话实说》 不下岗又能怎样”,“谁为《实话实说》停播叫屈?”,“实话实说”的精神不能丢“,”请央视留下《实话实说》”,清洗《实话实说》是央视的耻辱,“《实话实说》为何只落下个尴尬背影?……

  人们对这一档节目的热议,更多的是因为这是国家电视台的节目,“曾经引领中国舆论监督的旗帜性电视节目”,它的诞生、流变直至消亡,被视作舆论空间的“晴雨表”,它“生的伟大”,让人看到希望,它“死的憋屈”,让人无限隐忧。

  那些所谓的“人走茶凉论”、“收视万恶论”,都不太靠谱。一个主持对一个栏目生存很重要,但很难说一个栏目只配一个人做得好。《实话实说》下岗,不是说人们不需要实话实说,而是这个节目后来越来越远离了实话实说,远离了观众。

  一个有市场需求的产品得不到市场的认可,一定是产品质量太差(名不符实),档目质量太差才导致收视率低,而不是拿结果来当成原因。香港凤凰卫视有“铿锵三人行”、“一虎一席谈”、“鲁豫有约”等很多谈话类节目,做得都不错,收视率应该不低。此外,不少省市电视台也有类似的节目。当观众手里有摇控器时,他们自会选择质量好的栏目。

  另外,这些年舆论监督类节目(包括《焦点访谈》),锋芒不再或隐退江湖的同时,娱乐节目正大光其道,一个明星哪怕放个屁都有巨大的“娱乐价值”,说明娱乐制造机器很强大,而且得到消费鼓励,而其全的制造机器并非不强大,但或许并没有得到鼓励,陷入“消费困境”,于是娱乐节目一枝独秀,营造了娱乐狂欢的现实。

  因此,在我看来,和晶在博客里写的《别拿收视率说事》,才是一次真正的“实话实说”:“一个亲爹不要,后娘不疼的孩子,是孩子自己的错吗?”亲爹不要,后娘不疼,别人更不会对你青眼有加,《实话实说》关门是必然的。

  与一个电视栏目被说得很多热烈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两个关于“周年”的事情被评论关注的并不如想象的多。

  第一个周年,当然是新中国家成立60周年。最近,关于国庆的新闻旧闻每天不间断。有60年回顾的,有60年盘点的,有国庆阅兵解密,这都是“宏大叙事”。生活中,庆典已层层展开,从单位到个人,从文学到影视,从股市到收藏,……让人眼花缭乱,处处是喜庆的狂欢。

  周年,庆贺、纪念之外总该总结议论一下,更何况60周年,意义非凡,值得评论的何其多!人民日报早在9月1日就发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伟大历史意义”的文章,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实现了国家的空前统一,奠定了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确立了我国的基本政治制度,提高了中国的国际地位,开启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新纪元。新中国的成立不但改变了中国历史发展的方向,也深刻影响了世界历史发展的进程。60年过去,今非昔比,尤其是在“大国崛起”的话语背景下,我很想听到有见识的声音。当然,如若评说大政也会遇到《实话实说》的境遇,那只能不说。

  值得特别提到的是9月26日新京报评论周刊,用好几个版面来做国庆专题,搜集人民日报历年社论,认为60年巨变“折射在人民日报历年国庆社论的语句和词汇变迁中”,这种视野和角度堪称评论策划大手笔,值得学习。此外,除了针对《建国大业》、景区国庆门票涨价或不涨价等与国庆相关的评论外,与国庆相关联,勾连历史与现实的大评论不多见,时下的评论,确切地说是“时评”,还在跟着一些民生教卫新闻屁股后面鸡零狗碎地唠叨。这样讲并不是说我们不需要这样的“时评”,不需要关注国家大事之外的时事,而是觉得,评论应该对大事发声。何况,每个人都是这个国家的主人,国庆也应该是每个主人的事,60年艰难曲折地走过来,是有很多值得说可以说应该说的话。

  另一个周年——三聚氰胺一周年也被评论关注得极少,在我的有限视野里,除了叶檀的一篇评论《三聚氰胺一周年祭》,别无其他。要是不因为看到这篇评论,还真的有很多人会忘却了去年那一场震惊世界的“毒奶粉事件”,好在有这样一篇评论为这个周年说了一些话——如果一年来三大牛奶巨头在资本市场的不败,仅是政府扶持的结果,而非诚信方面刮骨疗毒之功,将是消费者与中国制造的悲哀。让我们在一种宏大的纪念之外有一点温情的纪念。

更多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