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博产区业务员流失严重

发布时间:2020-03-25 23:15:06 编辑:景东县万鼎陶瓷制品有限公司
淄博产区业务员流失严重

目前,淄博出现了一个貌似自相矛盾的现象。一方面是为数不少的工厂关停,业务人员需要重新寻找工作岗位,而另一方面,一些贴牌和厂家却苦于招不到业务员。

旧的要走,新的没到

业务员招聘开年遇冷

财富陶瓷城一贴牌企业负责人陈先生最近有些无奈。“现在不应该正是业务员跳槽、找工作的时候吗?招聘广告都打了2个月了,几乎无人问津。”另外一家贴牌企业负责人也有着同样的感慨,“我就纳闷儿了,怎么连打个电话的都没有。”

事实上,早在大多数陶瓷企业年后开门营业之前,淄博产区就有这样的说法,2017年一些业务人员流失到其他产区。他们之中一部分是因为原本的企业未在淄博产区建陶企业保留名单内,继而到外产区包线、建厂,业务员跟随企业走了。还有一种情况是,业务员干了几年有了一定的经验,到外产区做业务经理,或者直接包一个牌子自己做,孙先生就是其中一员。

孙先生从2010年进入陶瓷行业,这些年有了一定的经验和稳定的客户群体,他坦言现在已经和河南一家厂做好沟通工作,只等他过去。“对方给予100万到150万的扶持,风险是一定的,但到了必须向前冲的时刻。”从2016年来看,受制于终端需求较弱,一些企业销售屡遭困境,部分贴牌商甚至将业务员提成取消,这也是造成老业务员流失的原因。

一方面是有经验的要另谋他处,另一方面没有经验的不愿意进入陶瓷行业。记者走访产区多家企业了解到,新人不愿意来到建陶企业工作主要出于以下原因:首先,由于历史和地理原因,淄博产区建陶企业主要集中在张店、淄川两地,离市区较远;再者,大学毕业生对建陶行业没有充分的认识,很多人认为建陶是低端产业的代名词。

业务员到河北、河南较多

此前,淄博产区就有业内人士分析,在淄博做了几年业务员,有了一定的营销和操盘经验后,到相对低端的产区就可以直接升任品牌经理。而在今年年初业务员外流趋势中,这种说法也得到了侧面的印证。

记者走访产区了解到,淄博的业务员外流方向目前看来主要集中在河南、河北、临沂等距离较近的外产区。一般情况下,业务员还是会选择原有操作品类,比如原来卖地砖,相应也会选择地砖比较具备优势的产区。

目前来看,河南建陶产区主要集中在鹤壁与内黄,一般来说,鹤壁集中了一些地砖厂家,内黄因为有淄博厂家前去建厂,带去了原本的技术人员和生产工艺,因此在墙砖生产上吸引了一批原本淄博的贴牌商。河北建陶产区集中在高邑,以地砖为主,其他如盐山等地虽然有建陶企业,但暂时还没有形成规模,因此也有业务员考虑高邑。而临沂在内墙砖方面有着产能优势,不过从去年开始,一些在当地颇具实力的厂家已经开始涉足地砖,如大理石瓷砖、金刚石、大规格薄板等,而且因为临沂距离淄博较近,在2016年就有部分业务员和贴牌商因环保压力转移过去。

河南鹤壁华天建陶厂总经理蔡清鑫介绍,公司现在也在寻求有质量的贴牌进行合作。蔡清鑫分析,业务员是否要承包一个牌子做,他们首先考虑的事要看价格、产品是否能达到他们理想的状态,但现在行业没有前几年景气,所以很多人不敢踏出这一步,毕竟存在着风险,但他同时强调,当前多个产区环保形势严峻,“终端市场最敏感的并非原产地的问题,而是有没有货。”

目前财富陶瓷城、总部基地的贴牌商选择厂家比较慎重,因为一旦出现质量问题,对公司声誉就可能发生不可逆转的损伤,而且这些贴牌对生产厂家的实力比较看重,“如果终端经销商客户知道生产厂家生产低价砖,他可能就会怀疑砖的质量。”蔡清鑫说到。

蔡清鑫介绍,以河南为例,产能适度能够自产自销的企业对贴牌相对保守,而那些产能较大的,比如拥有四、五条线的厂家对贴牌比较欢迎,因此也会对其出具一定的政策优惠,但每个厂的情况不同,具体优惠力度也不同。

此外,湖北也是当前业务员或贴牌比较热衷的产区之一,蕲春、丹阳都逐渐受到外界的关注。上述陈先生介绍,丹阳目前地爬壁产品发展势头较好,产品花色和质量都逐渐被认可,而且当地厂家也在招商,“十万、二十万就可以包一个牌子做,厂家还提供展厅。”

另外,此前在淄博贴牌的董先生在2017年年初转移到蕲春,目前主营通体大理石。董先生坦言,之所以没有到河南、河北、临沂等产区,最主要就是湖北目前没有环保压力,而且辐射范围较广。

值得留意的是,相比临近产区,记者了解到很少有业务员到佛山,“过去之后很可能跟不上佛山的节奏,整个环境也不同。”蔡清鑫说到,而这种说法也得到了其他业内人士的认同,其中就包括财富陶瓷城业务员巩先生。

优质客户难带走

业务员跳槽需谨慎

巩先生刚刚完成一次跳槽,他介绍,也有人拉他去河南,权衡再三,最终还是留在淄博。巩先生认为,很多外产区产品相对廉价,“廉价的东西会有人喜欢,没有市场、营销等相对高层次的操作理念融入其中,生命是短暂的。以仿古砖为例,很多外产区几乎就是在仿照淄博,没有什么技术内涵,可能过去只能赚短期的钱。”

巩先生同时提到,去到外产区有很大风险,资金链很难拉起来。如果是几个业务员合伙凑钱承包一个牌子,那么就必须有一个起主导作用的人,大家在理念上很难沟通,而且都是股东,难于管理。“周转资金、样品补助,一百多万做一个品牌其实压力还是很大。”

而对于业务员的外流是否对淄博产区产生系列影响,巩先生认为影响肯定是有的,但能够带走的大多数是“低端客户”。“淄博这些年中高端产品比较稳定,因为客户也知道外产区比较廉价,除非是整个公司转移过去,人员、理念、生产标准都很稳定,这样对产区可能会有些影响。”

淄川区另外一家保留企业负责人高先生也斩钉截铁地说到,“走的业务员大多数从好厂跳到便宜砖产区。”这种说法得到了巩先生的认同。高先生介绍,业务员跳槽到外产区未必会带走原来厂里的客户。“因为客户和厂里合作并不是和某个人合作,客户看重的是产品,这种产品能不能带来利润,继而是厂里和客户的合作默契、售后服务。”高先生认为,业务员跳槽到外产区,即使现有产品和原厂不相上下,但与客户合作还涉及到产品后续的稳定性,一旦这个产品被市场淘汰,能否为客户提供更优质的替代品,产区的综合实力,厂家研发能力、供货实力,还有公司的具体规划,这些都是要考虑的。

至于如何留住业务骨干,高先生认为目前方式简单明了,一是给对方提供安全的环境,就是让业务人员对公司有信心,认为在这个公司还能持续发展,另外还有老板的个人魅力,不断在创新。

更多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